•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长葛市强迫卖淫罪判决案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辩护

    长葛市强迫卖淫罪判决案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8/2/16 20:13:18


    河南省郏县人民法院审理河南省郏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杨顺山犯强迫卖淫罪、引诱卖淫罪,被告人董松锋、李晓亮犯强迫卖淫罪一案,于二○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作出(2011)郏刑初字第16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杨顺山、董松锋、李晓亮均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之规定,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一帆、芦学国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杨顺山及其辩护人丁长顺、刘战洲、上诉人董松锋及其辩护人许国法,上诉人李晓亮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相关法条:

    刑法:第叁佰伍拾捌条   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伍年以上拾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拾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强奸后迫使卖淫的。

    造成被强迫卖淫的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第叁佰伍拾玫条第一款: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伍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伍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的。

    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

    强迫多人卖淫或者多次强迫他人卖淫的。

    第伍拾叁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伍拾伍条第一款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外,为壹年以上伍年以下。判处管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与管制的期限相等,同时执行。

    刑诉法:第壹佰捌拾玫条第贰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

    第陆拾玫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叁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壹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叁拾伍年的,最高不能超过贰十拾年,总和刑期在叁拾伍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贰拾伍年。

    第贰拾伍年条第一款   共同犯罪是指贰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贰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贰拾陆条第一款、第肆款   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陆拾伍条第一款   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伍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第伍拾贰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杨顺山、董松锋以营利为目的,结伙采用诱骗、胁迫等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奸后迫使妇女卖淫;被告人李晓亮明知杨顺山、董松锋实施犯罪活动而积极提供帮助,三被告人均侵犯了他人的人身自由权利和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其行为均已构成强迫卖淫罪。被告人杨顺山以获取高额利润为手段,引诱妇女卖淫,侵犯了社会治安管理秩序和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其行为又构成引诱卖淫罪。被告人杨顺山、李晓亮均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叁佰伍拾捌条第壹款以及第壹款第(肆)项,第叁佰伍拾玫条第一款,第陆拾玫条,第贰拾伍条第一款,第贰拾陆条第一款、第肆款,第陆拾伍条第一款,第伍拾贰条,第伍拾叁条,第伍拾伍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李晓亮犯强迫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陆年,并处罚金我国元。

    被告人董松锋犯强迫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拾年,并处罚金伍千元。

    被告人杨顺山犯强迫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拾肆年,剥夺政治权利肆年,并处罚金壹万元;犯引诱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叁年,并处罚金叁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拾陆年,剥夺政治权利肆年,并处罚金壹万叁千元。

    经二审审理查明,被告人董松峰于2010年12月25日协助禹州市公安机关,在郏县刑侦队配合下,经董松锋辩认,在蓝天游泳馆抓获同案犯杨顺山、李晓亮。其他查明的事实及证据与一审一致,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已经庭审出示、宣读、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顺山、董松锋以营利为目的,结伙采用诱骗、胁迫等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奸后迫使妇女卖淫;被告人李晓亮明知杨顺山、董松锋实施犯罪活动而积极提供帮助,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强迫卖淫罪。共同强迫卖淫犯罪中,三被告人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被告人杨顺山以获取高额利润为手段,引诱妇女卖淫,其行为又构成引诱卖淫罪,一人数罪,应数罪并罚。且被告人杨顺山、李晓亮均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关于被告人杨顺山上诉称及其辩护人意见认为“杨顺山没有强奸后迫使乔某某卖淫,不构成强迫卖淫罪”之理由,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及被告人杨顺山供述、同案犯供述、被害人乔某某陈述、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足以认定杨顺山的行为已构成强迫卖淫罪。所提“没有引诱魏某卖淫,只是醉酒后说了些下流话,不构成引诱卖淫罪”之理由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故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原判认定:

    引诱卖淫罪

    2010年4月18日下午,被告人杨顺山伙同焦冲冲、刘亚龙(该二人被提请逮捕而不予受理)、亚筝(另案处理)等人以玩耍为名,将平顶山市卫校女学生魏某(1993年10月4日生)诱骗至郏县。期间,被告人杨顺山以获得高额报酬引诱,让魏某到广州坐台卖淫。因魏某不从,并被控制在郏县。当月20日凌晨,魏某寻机给其亲属电话联系求助,其亲属遂报警,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在郏县“天天商务”宾馆将魏某解救。

    上述事实,有被告人杨顺山供述、被害人魏某陈述、证人焦冲冲、刘亚龙、李玉乐等人证言、书证等证据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强迫卖淫罪

    被告人杨顺山与董松锋、李晓亮预谋骗女青年卖淫挣钱。2010年11月11日,被告人李晓亮利用与其网友乔某某(女,1994年11月15日出生)在禹州市植物园玩耍的机会,与杨顺山、董松锋联系,后杨顺山、董松锋驾车前往禹州市。三被告人以到郏县游玩为由将乔某某诱骗到郏县,途中李晓亮借故下车返家。当天在郏县“建安宾馆”,杨顺山采用威胁、恐吓手段将乔奸淫。后在平顶山市附近一小旅馆内,杨顺山让董松锋购买“伟哥”,杨顺山将该药服下,董松锋在场,杨顺山再次将乔奸淫。之后,被告人杨顺山、董松锋强迫乔某某在郏县“建安宾馆”和“蓝天游泳馆”等地从事卖淫活动二十天。2010年12月20日乔某某以其祖母病故为由返家。

    上述事实,有被告人杨顺山供述、被害人乔某某陈述、证人冯援民、刘俊杰等人证言、书证等证据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上诉人董松锋上诉称及辩护人意见认为:董松锋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属立功。

    董松锋在强迫卖淫罪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

    董松锋没有强奸乔某某的行为,其行为不适用“强奸后迫使卖淫”处罚

    上诉人杨顺山上诉称及其辩护人意见认为,杨顺山没有引诱魏某卖淫,只是醉酒后说了些下流话,不构成引诱卖淫罪。被告人杨顺山没有强奸后迫使乔某某卖淫,不构成强迫卖淫罪。

    上诉人李晓亮上诉称,其没有强迫乔某某卖淫,应以引诱卖淫罪对其定罪处罚,且系帮助犯,依法应当从轻量刑。

    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意见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程序合法,关于被告人董松锋是否构成立功,核实后,依法认定。

    关于上诉人董松锋上诉称及辩护人意见认为:董松锋没有强奸乔某某,其行为不适用强奸后迫使卖淫处罚;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之理由,经查,在本案中,董松锋虽然没有亲自实施强奸行为,但根据董松锋自己的供述、同案犯杨顺山、李晓亮的供述、被害人乔某某陈述等证据证实及董松锋在本案中所起作用,其行为已构成强迫卖淫罪的共犯,且在共同犯罪中积极参与、配合默契,不能认定为从犯,故其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所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有立功表现”之理由,经查证属实,应予认定。关于上诉人李晓亮上诉称“其没有强迫乔某某卖淫,应以引诱卖淫罪对其定罪量刑,且系帮助犯,依法应当从轻量刑”之理由,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所起作用,李晓亮的行为不符合引诱卖淫罪的构成要件,故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被告人董松峰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属立功,可对被告人董松锋减轻处罚。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的意见正确,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壹佰玫拾玫条第(壹)、(贰)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叁佰伍拾捌条第一款以及第一款第(肆)项,第叁佰伍拾玫条第一款,第陆拾玫条,第贰拾伍条第一款,第贰拾陆条第一款、第肆款,第陆拾伍条第一款,第伍拾贰条,第伍拾叁条,第伍拾伍条第一款,第陆拾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董松锋犯强迫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撤销河南省郏县人民法院(2011)郏刑初字第164号刑事判决第二项中对原审被告人董松锋犯强迫卖淫罪的主刑部分

    维持河南省郏县人民法院(2011)郏刑初字第164号刑事判决中第一、三项及第二项中对原审被告人董松锋犯强迫卖淫罪的定罪部分及附加刑部分;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12月24日起至

    2019年12月23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