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 首页 > 合同纠纷

    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纠纷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8/1/31 21:41:52

    本院于2014年4月9日立案受理了原告拉萨开发区望果商品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望果混凝土公司)与被告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飞达公司)、被告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依法由审判员刘献屿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望果混凝土公司委托代理人张月辉,被告重庆飞达公司委托代理人王国忠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经本院传票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捌条、第陆拾条、第壹佰零柒条、第壹佰壹拾肆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贰拾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拾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陆拾条、第壹佰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被告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拉萨开发区望果商品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违约金陆万柒千陆佰拾柒元。

    被告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拉萨开发区望果商品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货款贰拾贰万伍千肆佰玫拾元。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848.53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承担(限与上述款项同期支付)。

    如被告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重庆飞达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佰伍拾叁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

    按照双方签订的《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的约定,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应在2012年6月30日之后的45天内付清全款,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构成违约,应向原告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与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签订的《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中虽然约定的是滞纳金,但滞纳金的约定是在合同中的违约责任部分,滞纳金的约定带有违约金的性质,原告主张按所欠金额的1%每天支付滞纳金的约定主张违约金符合本案事实。经本院核算,2012年7月16日至2014年4月9日期间的违约金为壹佰肆拾万柒千零伍拾柒元陆角贰拾贰万伍千肆佰玫拾元×624天×1%)。原告在庭审中主动对约定违约金进行了减少,按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拖欠金额的30%进行主张。本院认为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拖欠原告货款贰拾贰万伍千肆佰玫拾元,该贰拾贰万伍千肆佰玫拾元是原告因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违约而造成的损失,损失的30%是陆万柒千陆佰拾柒元元。原告主张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支付违约金陆万柒千陆佰拾柒元的诉讼请求,在法律规定的合理范畴,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重庆飞达公司辩解的违约金过高的意见,无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采信。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系被告重庆飞达公司设立,被告重庆飞达公司作为总公司也应对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对外的债务承担支付责任,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重庆飞达公司支付货款贰拾贰万伍千肆佰玫拾元和违约金陆万柒千陆佰拾柒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缺席,不影响本院依据查明的事实缺席判决。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之间签订的《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夏先冬作为该合同中的委托代理人,在该买卖关系中有权代表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被告重庆飞达公司在庭审中辩解称夏先冬是在盖章之后签的字,夏先冬不能代表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的意见,但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重庆飞达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该合同上夏先冬的签字系当事人私自添加的事实,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也未向本院提交其持有的合同原件。本案无证据证明夏先冬的签字是虚假的,先盖章后签字不影响夏先冬作为合同委托人的认定,故本院对被告该意见不予采信。夏先冬代表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对原告提供的混凝土的数量、价格进行了确认,被告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被告重庆飞达公司、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总计向原告支付了叁拾捌万元,剩余款项共计贰拾贰万伍千肆佰玫拾元(伍拾贰万陆千柒佰叁拾元+柒万捌千柒佰陆拾元-叁拾捌万元),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作为该买卖关系的买方,应对该款项履行付款义务,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支付货款贰拾贰万伍千肆佰玫拾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重庆飞达公司辩解的其所付款项并非用于该货款的支付的意见,因被告重庆飞达公司未向本院说明该款项支付的具体用途,且原告否认与被告重庆飞达公司存在其他合同关系,被告该辩解意见无相应的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于2012年6月30日完成了对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的供货义务。

    以上事实有工商变更信息、结算单、买卖合同、支付凭证,当事人陈述及庭审笔录等在卷为凭。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17日,原告(合同出卖方)与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合同买受方)签订了一份《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上载明:“合同总价款按实际用量计算总价;支付方式是4月底支付预付金贰拾万元,其余余款待商砼浇筑完后45天内付清全款;买受方未按合同约定付款,出卖方有权停止供料,买受方有权停止供料,买受方应赔偿由此造成的损失,并按所欠金额的1%每天支付滞纳金。”该合同还约定了其他内容,在合同尾部有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的公章,在法定代理人处有曾巡洋的签字,在委托代理人处有夏先冬的签字。原告陆续向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履行了供货义务。2012年4月23日,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通过转账的方式向原告支付了材料款拾万元。2012年4月28日,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通过转账的方式向原告支付了材料款伍万元。2012年6月11日,夏先冬在原告制作的2012年4月18日至2012年5月31日期间的商品混凝土结算单上签字,该结算单上注明混凝土款为伍拾贰万陆千柒佰叁拾元。2012年7月24日,夏先冬在原告制作的2012年6月10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间的商品混凝土结算单上签字,该结算单上注明混凝土款为柒万捌千柒佰陆拾元。2013年7月18日,被告重庆飞达公司通过银行向原告支付了贰拾叁万元。原堆龙望果商品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于2012年12月3日经工商名称变更为本案原告望果混凝土公司。

    被告重庆飞达公司辩称:被告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原告主张的违约金金额过高;夏先冬不是被告的员工,被告也未委托其购买混凝土;被告所付款项不是用于支付该笔货款。未向本院举证证明。

    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缺席,未向本院提交任何答辩意见及证据。

    原告望果混凝土公司诉称:2012年4月17日,原告与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签订一份《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约定由原告向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提供C10\C20\C25\C30\C35等不同型号的商品混凝土,并约定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应当于商品混凝土浇筑完后45日付清货款。截止2012年,原告如约向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提供了总价值605490元的各型混凝土,但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仅支付了38万元后拒不支付剩余货款。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重庆飞达西藏分公司仍拒不履行付款义务。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农业银行往来账凭证1份、建行入账通知书1份、建行进账单1份,用于证明双方交易事实确实存在,被告已支付部分款项的事实。原告营业执照、网上信息打印件、被告核准企业信息各1份,用于证明原、被告主体资格的事实。混凝土结算单2份,用于证明原告向被告进行了供货的事实。买卖合同1份,用于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的买卖关系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