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汪涛债务转移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 首页 > 债权债务

    汪涛债务转移合同纠纷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7/11/7 22:56:49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陆拾伍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主张和案件审理情况,确定当事人应当提供的证据及其期限。当事人在该期限内提供证据确有困难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延长期限,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适当延长。当事人逾期提供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其说明理由;拒不说明理由或者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根据不同情形可以不予采纳该证据,或者采纳该证据但予以训诫、罚款。

    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对代理权发生争议的,由主张有代理权一方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第三十四条当事人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不提交的,视为放弃举证权利。

    对于当事人逾期提交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审理时不组织质证。但对方当事人同意质证的除外。

    当事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提起反诉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

    第四十七条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当事人在证据交换过程中认可并记录在卷的证据经审判人员在庭审中说明后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五条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原告张剑与被告左东明、张辛兆债务转移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陈金旭与被告左东明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大成、被告张辛兆均到庭参加了诉讼。由于本案所争议内容涉及个人合伙,本院依职权追加了汪涛作为本案共同被告,被告汪涛应诉并到庭参加了第三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原告主张在被告左东明许可下替其清偿多项债务,现要求被告左东明返还,双方系债务转移合同关系,本案系债务转移合同纠纷。原告张剑诉讼请求中包含多项费用:关于《左东明支取费用清单》中第1项费用原告主张已替被告左东明清偿龙某山2800元,经查该欠款尚未清偿,原告主张与事实不符,本院对其不予支持;关于《左东明支取费用清单》中第2-7、9项费用共计45280元,原告未提交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左东明支取费用清单》中第8项管理费45000元,虽原告提交了醴陵市某镇某村村民委员会及醴陵市某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共同出具的证明予以证实,但该证明所载内容中左东明上缴管理费的对象不明确,而原告既不能提供双方达成的书面调解协议,也未申请调解过程见证人出庭作证,单一证据证明力不足,本院对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原告张剑要求被告左东明返还多偿还的30000元借款,由于该主张与本院(2013)醴法民一初字第1479号民事调解书中原告张剑与被告左东明已确认的事实相冲突,该调解书为产生法律效力的文书,根据“一事不再理”的民事诉讼法律原则,本院不予审理,原告可通过其他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关于原告张剑主张替被告左东明垫付了工资款、货款共计45861元,原告应对双方之间就债务转移达成合意,垫付行为的真实性、所垫付工资款、货款应归责于被告承担举证责任,现被告对上述要点均持有异议,而原告虽然能够证实垫付行为的真实性,却既无法证实双方之间就债务转移存在合意,亦无法证实所垫付工资款、货款应归责于被告,依法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对于原告张剑要求被告左东明返还已由原告垫付的工资、货款138941元及多代他人偿还30000元及其他各项费用共计168941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左东明、汪涛主张醴陵市某鞭炮厂系原告张剑与被告左东明、汪涛合伙组建,虽提供了合伙协议,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原告张剑、被告汪涛对该厂进行实际出资,共同参与该厂的经营管理,共负盈亏、共担风险,且被告左东明以个人名义出具转让条据及签订调解协议处分该引线厂资产的行为亦表示被告左东明自认为对引线分厂单独享有所有权及实际控制权,而被告汪涛知道此事亦未提出异议,故本院对被告左东明、汪涛的合伙主张亦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陆拾伍条第贰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条第款,第伍条第壹款,第叁拾四条第一款、第款,第四拾柒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

    提起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后七日内,按本判决确定的诉讼费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交纳上诉费,现金缴纳的,直接向农行驻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收费点缴纳。汇款或转帐的,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株洲市荷塘支行,收款单位:代收法院诉讼费财政专户,帐号:18-**********2686。逾期未缴纳的,将承担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的后果。

    案件受理费3679元,由原告张剑承担,驳回原告张剑的诉讼请求。

    原告诉称:被告左东明长期从事烟花鞭炮引线的生产销售,与被告张辛兆长期保持业务往来。2009年7月,被告左东明借用被告张辛兆(时任醴陵市某鞭炮厂的实际投资人)的证照在醴陵市某鞭炮厂内修建了引线厂进行引线的经营生产。原告当时受被告张辛兆雇请在醴陵市某鞭炮厂工作,并于2011年1月受让该厂的所有权。2009年11月27日,原告张剑(代表被告张辛兆)与被告左东明就双方的经济往来进行结算后,原告出具了《借条》给被告左东明,被告左东明后持原告出具的《借条》向人民法院起诉,后原告张剑与被告左东明双方调解结案。在被告左东明修建引线厂至今的该段时间内,在被告左东明的许可下,原告及被告张辛兆均给予了被告左东明大量帮助并替被告左东明偿还了大量欠款,被告左东明亦承诺每年向原告缴纳1.5万元的管理费,同时被告张辛兆也于2012年11月1日替原告张剑向被告左东明还款30000元,而由于原告的个人原因致使原告未能将管理费、垫付的各项欠款、已还借款及双方之间的其他债务在调解协议中扣除,致使原告利益受损,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左东明返还已由原告垫付的工资138941元及多代他人偿还30000元,共计168941元,原告表示起诉张辛兆仅为要求其说明事实,不要求被告张辛兆承担义务。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证据11、醴陵市某镇某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复印件1份,拟证实被告左东明将引线厂租赁给他人期间,致使引线厂失火烧毁了部分财物;

    证据12、醴陵市某镇某村委会以及醴陵市某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共同出具的《证明》复印件1份,拟证实当时该引线厂归被告左东明个人所有,并非合伙,当时由醴陵市某镇某村委会以及醴陵市某镇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组织调解达成的协议时,由左东明每年缴纳给张剑15000元管理费;

    证据13、原告申请了证人彭某云、龙某尧、胡某根、龙某山、胡某凡、殷某武、胡某明(又名胡某明)、彭某友出庭作证,拟分别证实上列人员与被告之间的债务已由原告代为清偿。

    被告左东明辩称:本案系合伙纠纷,本案所涉引线分厂系原、被告与汪涛共同合伙组建,同时原告所主张的替被告所还的债务亦不属实。

    证据1-8、原告垫付费用的《清单》及付款《证明》复印件共8份,拟证实原告代被告左东明支付的工资、材料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38941元;

    证据9、2012年11月1日被告的《收条》复印件1份,拟证实原告在2012年11月1日再次偿还被告30000元,该笔款项实际是原告张剑拿钱给张辛兆偿还给被告左东明的;

    证据10、被告出具的《转让》条据复印件1份,拟证实双方不是合伙,虽然有合伙协议的存在,实际上并没有合伙;该引线厂是独立于某鞭炮厂的;被告左东明已将该引线厂转让给原告张剑;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证据10、原建厂所欠应付工资10010元明细表,拟证实原建厂只欠款10010元;

    证据11、被告申请了证人陈某出庭作证,拟证实某厂引线分厂系原、被告与汪涛三人合伙组建。

    证据1、被告左东明的户籍资料,拟证实被告的主体资格;

    证据2、合伙协议及合伙期间的会计报表,拟证实从2010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时左东明、张剑、汪涛三人合伙经营某鞭炮厂,合伙期间账目清楚未遗留债务;

    证据3、左东明银行存款流水,拟证实张剑在2013年11月出资购买左东明在某鞭炮厂的股份;

    证据4、醴陵市人民法院(2013)醴法民一初字第1479号民事调解书和(2014)醴法执裁字第2号执行裁定书,拟证实张剑欠左东明债务的情况及左东明与张剑合伙期间债务已经结清;

    证据5、某鞭炮厂引线车间2011年度的《会计报表》复印件1份,拟证实左东明、张剑、汪涛三人合伙企业情况,原告所诉代付的债务已由合伙企业足额付清;

    证据6、原告经手以合伙企业名义对外签订的《协议》2份,拟证实从2010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是左东明、张剑、汪涛三人合伙经营某鞭炮厂;

    证据7、合伙期间张剑签名并经手部分费用《清单》1份,拟证实原告张剑所主张的债务转移,系张剑在合伙其经手账务,且已经在合伙企业财务报销;

    证据8、某鞭炮厂引线车间部分建厂工资表1份,拟证实原告出庭证人所述的建厂期间的工资,在合伙期内已经由合伙企业支付的事实;

    被告张辛兆辩称:被告张辛兆没有参与引线厂的经营活动,不承担经济责任。

    被告张辛兆未提交证据。

    被告汪涛辩称:原告主张替被告左东明垫付债务并未得到被告左东明的许可,且所有的债务早已结清,现在并不存在。

    被告汪涛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原、被告所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

    原告所提交的证据:证据1《左东明支取费用清单》,其性质只是原告自行登记的明细,不具备证明效力,本院对此不予采纳;证据2-8与证据13中彭某云、龙某尧、胡某根、胡某凡、殷某武、胡某明(又名胡晓明)、彭某友的证言彼此印证,原告与各证人分别为付款事实的行为方与接受方,因此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可以证实原告确实有付款给各证人,然而各证人本身即是所证债务关系的当事人,而被告左东明对上述债务的真实性及是否应归责于被告左东明均持有异议,原告亦无法提供其他证据证实债务关系的真实存在且应归责于被告左东明,故本院对上述证人证言的证明目的不予确认;证据9系对本院已生效调解案件的异议,应另行通过其他法律途径主张权利,本院对此证据不予采纳;证据10记载内容清晰明确,虽被告左东明认为该证据只是表明左东明将其持有的股份份额转让给原告张剑,通过文意可推知被告自认为对引线分厂享有处分权,且被告左东明、汪涛未提交有力证据证实合伙关系的真实存在,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予以确认;证据11系地方村民自治组织出具,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但由于原告的证明目的与本案无关联,本院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不予确认;证据12,由于该证明本身并无原告张剑与被告左东明的签字确认,原告无法提供该证明的出具人和所涉调解的在场人的证人证言,也无法提供所达成的书面调解协议,单一证据证明力不足,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确认;证据13中龙某山的债务尚未清偿,其证人证言与原告所诉不符,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被告左东明所提交的证据:证据1,原告及被告汪涛、张辛兆均未提出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确认;证据2,与原、被告双方陈述相符合,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确认;证据3与原告提交的证据10及原、被告双方陈述相互印证,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确认;证据4系本院生效法律文书,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但本院认为上述文书仅能证实原、被告曾就双方之间的借贷关系达成调解,并不能否认双方之间其他法律关系的客观存在,故本院对其关联性不予确认;证据5-11系在第二次庭审时提交,原告提出异议认为上述证据已过举证时限,本院认为证据5-11在举证期限内即已客观存在,不是新的证据,被告左东明无正当理由却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交,应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对上述证据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本院采纳的证据,结合原、被告的陈述,本案的案件事实确认如下:原告张剑受被告张辛兆雇请在醴陵市某鞭炮厂工作,并于2011年1月受让鞭炮厂的所有权。被告左东明2009年7月借用被告张辛兆(时任醴陵市某鞭炮厂的实际投资人)的证照在醴陵市某鞭炮厂内修建了引线厂独自进行引线的经营生产,被告左东明实际经营至2011年底,此后将引线厂租与钟连生经营后离开醴陵。被告汪涛于建厂期间来到引线厂工作,后于2012年底离开。从2012年4月份至2013年7月份,原告陆续偿还了彭某云、龙某尧、胡某根、胡某凡、殷某武、胡某明(又名胡某明)、彭某友的欠款共计44861元。2013年11月3日,被告左东明将该引线厂的所有权转让给原告张剑。

    另查明:原告张剑与被告左东明之间另存在金额为309500元的民间借贷债务关系。2012年11月1日,被告张辛兆替原告张剑向被告左东明付款30000元。原告张剑与被告左东明于2013年11月22日达成调解协议,张剑及所经营的醴陵市某鞭炮厂承诺偿还左东明借款279500元。